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明星  »  千万别在深夜看这部岛国综艺:狭隘的人生观,是限制你一生的墙

千万别在深夜看这部岛国综艺:狭隘的人生观,是限制你一生的墙

专栏作者|蓝莓小姐

我们很容易因为一些工作矛盾,感情挫折,甚至是生活琐碎,困扰痛苦。

但看过一个日本神级综艺节目《可以跟去你家吗》后,我突然发觉:

狭隘而局限的世界观人生观,真的是限制我们一生的墙。

我们生活的圈子太窄了,很容易拘泥于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里,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苦恼,反而错过重要的东西。

后悔一生。

不遇见奇葩的人,你就不知道你的世界观有多么狭隘。

于是,节目组深夜在路边偶遇路人,提出 “可以跟去你家吗” 的提议,征得对方同意后,到家里拍摄对方最真实的日常生活。

每个故事,都能刷新三观。

01

6 个孩子的单亲妈妈

“母亲和孩子永远是一起成长的伙伴。”

福冈县,西新站。

喝醉了的 43 岁田中厌倦了照顾孩子,一个人逃到街上闲逛。

她有 6 个孩子。4 个女儿,2 个儿子。

28 岁,和第一任韩国老公在网上认识。见了 2、3 回,就奉子成婚。生了 5 个孩子,压力到了极限,最后离婚。

她只能独立抚养 5 个孩子。

39 岁,和中国人办理了结婚手续,最后却没能生活在一起。

43 岁,和现在 4 岁女儿的父亲同居,没有登记。

所以,她有 6 个孩子,却没有老公。

大学毕业后,田中参加司法考试,落榜。成了 “无业游民”,以打工为生。

为抚养孩子,她现在在运送公司做物品分类。从早上 5 点到晚上 9 点。回家后又要给 6 个孩子做饭。

洗不完的衣服,碗筷...... 只有到凌晨,孩子睡着,她才能逃到街上逛逛。

喝口酒,喘口气。

生活得让人窒息。

但混成这样的人,竟然是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的。

年轻时的田中太优秀。27 岁的她,曾作为日本青年代表被邀请坐专机去摩洛哥参加过国际青年交流,被日本天皇皇后接见。

人们唏嘘:这个女人,结婚生子实在太随便了,活该过得这么累。

一手好牌,打得稀烂。

她家,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。

两个女儿有性别认同障碍。女孩的身体,男孩的内心。

“我本来有 4 个女儿,2 个儿子。现在是 4 个儿子,2 个女儿。”

小成人仪式时,女儿里湖告诉妈妈,自己绝对不穿女孩的衣服。田中不理解,对她吼道:

“你太任性了,你又想穿的时候我可不管。”

后来,田中发现女儿很长时间都不开心。她在日记里写:“里湖的内心是男孩。”

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马上帮女儿找当地性别少数者的人权机构,让她参加同类人的聚会。

当里湖见到和自己一样从女孩变成男孩的小哥哥时,第一次,她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“哇,有从女孩变成男孩的人啊。”

田中发现,自己错了。

“我以前只是擅自想给她穿和服,公主服,婚纱,这是家长的自我主义,但她并不是这样的人。

既然孩子在幸福地变化,不是很好吗?”

她向女儿道歉:

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是这样想的。

“虽然以前都是错误,但我会拼命补救。”

“希望她以后可以不输给男孩,坚强地生活。”

很多人说,她太蠢了。

“生那么多孩子,工作又忙,被家务缠身,好惨。”

“她连为什么结婚都没搞清楚,还生那么多。”

也许她自己的人生,可能决策失误了。但作为母亲,能尊重孩子的想法和意愿,尊重孩子的心理性别,反思自己的错误,向孩子道歉。

最重要的,尊重孩子生而为人的真实模样。

真的很棒了。

所以,她的孩子活得都很真实,快乐。

“他们需要我时,我会帮助他。以后我老了,犯了什么错误,孩子也会帮助我。

最终,我们会互相理解。”

因为,母亲和孩子永远是一起成长的伙伴。

02

20 岁月入 6 万的陪酒女郎

“人都是要死的,活着就要快乐。”

东京,新宿站。

20 岁里央异常兴奋,显然是醉了。

她的职业,是陪酒女郎。

日本的接客业体系里,里央的工作属于和客人聊天,“打情骂俏”。

“我本身没有一点魅力,唯一的魅力就是钱和聊天。”

别人认为的社会最底层工作,她做得异常开心,有个重要原因:

太赚钱了。

一个月,一般能赚 3-5 万人民币。最多的一个月,赚了 17 万人民币。

“感觉客人有钱的话,我可以全部都赚到手。

有钱可以整容变漂亮,可以到处喝酒,可以去玩,而且立马可以收到成效。”

所以,19 岁的里央大一就辍学,成为陪酒女郎,没告诉爸妈。

明明这么有钱,却和恋爱 3 年,在牛郎店认识的男朋友,一起住在只有 22 平米的小单间里。

两袋巨型垃圾堆在门口,散着一股泡面和大酱味。

厨房脏得到处是撒的饭,没洗的碗堆成山。

洗衣机上散着大堆衣服,内衣也在镜头前显露无疑。

赚的钱去哪里了?

18 岁开始,去牛郎店玩,常常玩大了。有一次为一个朋友庆生,喝多了,醒来了就输了 50 万。

“那时候觉得,人生就是要尽兴。”

堕落至极。

但,你想不到:

里央辍学的学校是庆应大学。顶级学生才能进入的日本第一名门私立大学。

世界排名 32。

而她考名牌大学只有一个目的:让爸妈放心。

她的父亲在 JAL —— 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工作,年薪极高。

“你别看我这样,我可是大小姐哦。”

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读书,要当陪酒女郎?

因为,“现在有了更开心的事。(做陪酒女郎)”

记者发现,家里有很多医院的检查单。里央笑笑:

我生病了。

得癌症了。

子宫癌。

搞不好就死了。

“如果把子宫摘了就好了,但我想要孩子。”

就算得癌症,在化疗的同时,里央还是继续做陪酒女郎。

“我的工作非常开心,反而能泄愤压力。工作让我斗志燃烧,我要一直做下去。”

父母非常担心。因为放化疗极为痛苦,靶向药又很贵。但里央反而觉得:

你们在烦恼什么?

“我不会觉得我要死了。

又不是我烦恼的话就能阻止它恶化。

烦恼又不是药。

我有很开心的工作,很帅的男朋友,最喜欢我的父母。

我反而会觉得你们烦恼什么啊,剩下的人生快乐度过不就行了。”

陪酒女也有梦想。

10 年前,里央就一直梦想着开一个快活的小店。小酒吧也好,居酒屋也好。她想孝敬父母,告诉父母:

“我长这么大,给你们添了太多麻烦。”

记者问,你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?这问题,真残忍。

里央大笑:“我不知道哎,我要活到一百岁。”

“你幸福吗?”

“非.........常幸福。”

过了一会,她又说:

“人都是死的,所以早死晚死还不是一样。

活着就很快乐。

我有男朋友,家人,朋友。

我想努力活着。

03

22 岁的美女入殓师

“走好了,谢谢你。”

东京,赤羽站。

22 岁漂亮的少女沙纪,刚刚演完电影,准备回家。

她的家在东京闹市区,豪华公寓。在东京这样地段有房子,算很有钱了。

父母离婚,当消防员的哥哥住在单位宿舍,她跟妈妈一起住,由妈妈一个人带大。

有人猜测:这么好的房子,是她做特殊工作(见不得人的工作)赚的吧。

她淡定地说:除了演员,我还是入殓师。

入殓师,就是给去世后的人穿衣,化妆,主持遗体告别,直到入殓的人。即使是对生死之事接受度很高的日本,入殓师,也是极为稀少的存在。

“这么恐怖的工作,给再多钱也没有人愿意做吧。”

而沙纪高中就开始做这份工作了。

工具盒里装满化妆工具,腮红,棉花,精油,止血带......

“止血带是因为人去世后体内可能有胀气,压迫会出血,要涂止血剂,包上绷带。”

“精油是为了给去世的人干洗头。”

“棉花是塞在去世的人的腮帮里,做出微笑的样子。因为有些人因为事故或自杀离开,表情很痛苦。”

记者惊讶:你不害怕吗?

沙纪说:“完全不害怕哦。”

因为“我的妈妈就是入殓师,妈妈做的入殓仪式非常温暖。”

和妈妈一起工作时,沙纪常常听到逝者家人对妈妈说:

你来真是太好了。

变漂亮了太好了。

因为你来了,离开的人才有这样的笑容。

“你也想变成(妈妈)这样的人吗?”

“想啊。”

“做了入殓师后,才意识到妈妈的伟大。”

对这个人人都恐惧的工作,沙纪有着强大的自豪感和敬畏心。

看到事故身亡的人眉间紧锁,她会给他们按摩,对他们轻声说:“没事的,没事的”。

给逝者换衣服,她会特别注意穿袖子不要扭到胳膊。想着,如果我扭到胳膊也会痛,他们也一样吧。

这个女孩,太温柔了。

记者问,如果你当女演员红了,会不会不做入殓师了?

她做了决断。

“到了那时候,我会专心做入殓师。因为我有一个追不上的目标 —— 我妈妈。”

“妈妈会把逝者当做活着的人对待。

是人与人,而不是活着的人与去世的人。”

“做入殓师最重要的是,因为有想以最后的美丽样貌,送别挚爱的人。我的工作能让家人能说出那句:

走好了,谢谢你。”

对逝者的尊重,会让生者更懂得活着的意义。

说这些话时,22岁的沙纪满脸温柔,但骄傲,坚定。

有人说,这,就是真正的教育使然。

04

69 岁的骨灰级啃老族

“人间,在人之间,才叫人间。”

东京,小岩站。

69 岁的前田爷爷正在散步。记者问,我可以去你家吗?

他好心提醒:我家不得了。你不怕吓一跳的话,就来吧。

看到房子后,记者惊呆了。

一句话,都说不出来。

老人的家,曾是东京代代木的豪宅,可以说家庭条件非常好了。但现在,从前院到客厅,书房,洗手间,垃圾堆积成山,连大门都进不去。

从 1998 年开始,他 20 多年没打扫了。理由是:

扔垃圾,很麻烦。

十几岁时,前田考早稻田,庆应等学校,都失败了。工作了两年半,因为喝酒,脾肝完全坏了,无法工作,就此成为啃老族。

父母死后,靠工程师父亲的遗产,500 万日元和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生活。

他说,“我,可是御宅族的始祖。”

他用腐烂的橘子皮香蕉皮做除臭剂,每次做饭前就擦擦手。别人觉得像大便,好恶心。他却说:

“我觉得很好用啊”。

每天只吃纳豆。放上生洋葱,和饭搅和在一起,加一颗酱油蒜。别人说大蒜都腐烂了,他却说:

“很好吃啊,吃不腻”。

吃完饭的碗就直接放进柜子。绝对不洗。

又不是没有钱,为什么要这么生活?

老人说,“我 68 岁了,还有 7、8 年,就剩等死了。”

老爹死了,老妈死了,附近的人都死了,唯一的妹妹前几年也去世了。

老人问:“如果你认识的人都死了,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?”

2017 年年末,节目组决定帮爷爷清理家中成山的垃圾,迎接新年。偶然翻到爷爷小时候的照片,时光倒流。

“很帅啊,小学时很可爱啊。”

另一张照片里,一家人到江之岛野餐,满脸笑容。

看到小学时用的便当饭盒,记者问:那时,妈妈给你做了什么便当?

“紫菜便当,好的时候还有煎蛋呢。”

他笑了。满脸幸福。

还翻到爷爷小时候写的日记:今天阿姨来了,给了我 2000 日元。今天看了超人,并不觉得有意思。

“小学生的时候很快乐啊。有朝气,很好啊。”

几乎每一个东西的来历,69 岁的他都记得非常清楚。

“因为有回忆啊。”

童年,太美好太美好了。后来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

孤独时,老人就一个人出去溜达,心情会平静。

“我喜欢有人的感觉。”

他从莆田,走到羽田机场,看飞机起飞。

“很孤独的时候,看飞机起飞很有意思,心情会很好。”

但他最近体力不好,不怎么能散步了。他说,“我就想死了。”

记者问,新年了,你最想要什么?

老人想都没想:能溜达的体力。

记者问:你想过组建家庭吗?

老人答:没有,我很随性的。而且我现在 69 岁了。过几年就死了。

他转问记者:你多大了?

“31岁。”

“你组建一个家庭比较好。一个人还是会孤独,我有时候也觉得孤独。有家人就有生活的意义了对吧。也许这思想比较老。”

记者说,这是您没做成的事。

“对,我没做成的事。”

有人觉得,老人是罪有应得。原本可以活得很潇洒,却这么懒,荒废人生。

有人觉得,老人虽然很废,却让人喜欢。他已经知晓人生的意义,只是来不及了。

明明曾经幸福的日子,却被时间带走了。家人都不在了,只能过着一直活在回忆里的人生。

成为一个彻底被世界遗忘的人。

最后,69 岁的老人对 31 岁的年轻人说:

“人间,在人之间,才叫人间。完全自我的人,是没有的。

你加油吧。”

05

想起《杀鹌鹑的少女》中的一段话。

“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

什么时候出国读书,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,何时选定对象而恋爱,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

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眼见风云千樯,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天,在日记上,相当沉闷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”

每个人,都只有一辈子而已。短暂,唯一,不可逆。

所以,要到什么地方,做什么事,和什么人走过一生,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我们要想清楚。

这样,才不会因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,稍纵即逝的痛苦与挫折,浪费时间。到死时,才后悔。

著名心理医生斯科特?派克在《少有人走的路》中说:

有的人过了青春期,就放弃了绘制(人生)地图。他们原有的地图窄小、模糊、粗略,对世界的认识狭隘而偏激。

只有极少数幸运者能继续努力,他们不停地探索、扩大和更新自己对于世界的认识,直到生命终结。

这样的人不会完全被命运决定,他们也在塑造命运。

为此,我们需要在短暂、唯一、不可逆的一生中抓紧时间。

去认识更丰富的人。

做更有意义的事。

见识更广阔的世界。

- The End -

热门文章